平壤市相當於台灣的台北市

高樓林立

平壤市區

平壤市區

平壤市區

平壤市區

全國政經中心

因此政府積極建設

平壤市區

除了因為平壤是金氏據點

更是外國旅客最多之處

哪一個國家發展觀光產業不把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呢?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然而不知道是誰灌輸台灣人"平壤你看到的人都是演員,演給你看的!"

在我尚未到此一遊時

我就對這一句話充滿問號

誰那麼閒等待世界各國觀光客的來臨

時間地點分散路邊待命準備演戲嗎

台北市的繁華、台灣人民的友善

也是等待外國觀光客光臨時演出來的嗎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上下班時間與台灣一樣

早上七到九點是大部分上班族的出勤時段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火車站、市區馬路、公車、電車、地鐵、計程車

處處可見穿梭的沙丁魚人潮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不像台北地小人稠

因此路上即使車流量多

也不會有台北塞成路上停車場的壯觀景象

然而平壤地鐵上班人群的腳步

卻和台北捷運很類似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市區上班時間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是世界最深的地鐵

建在地下深 150 米之處

全長 30 多公里

共兩條路線

平壤地鐵

上圖左上有個小紅點

代表目前所在的站名

平壤地鐵

若你按要去的站名

上面就會顯示出目的地站你所會經過的路線

平壤地鐵

觀光客一般都只搭到"榮光站"

平壤地鐵

因為榮光站是最漂亮的

非常適合愛照相的我們到此一遊留影紀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外頭炎熱的酷夏

在這地底130~150米之處倒是涼爽

地鐵沒有空調

但不會令人汗流浹背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平壤地鐵

就在我照這地鐵標誌時

北朝鮮導遊發現我認得一些韓文

平壤地鐵

除了搭大眾交通工具

平壤市民主要就是走路和騎腳踏車

還記得上一篇提過

汽油在北朝鮮是奢侈品

全國人民騎機車的不多

平壤

(請參見"2017 勇闖神祕51區朝鮮(北韓) ~ 你厭惡的北朝鮮農村生活?")

平壤市大眾交通工具就如台北發達

北韓人民又頗愛走路

在平壤幾乎看不到幾輛機車

所以平壤的空氣和水質並沒有被污染

下雨前在平壤看到成群蜻蜓婆娑飛舞

還真愣了一下

因為已經久到忘了曾有蜻蜓出現在我成長過程的時候了

也因為愛走路

一般人民還真難找到有游泳圈的男男女女

平壤市區居民

平壤市區居民

北朝鮮的確流行時尚跟不上世界潮流

但你絕不能說他們落後

他們認為瘦瘦的女性很美麗

難怪我會得到北朝鮮男生的"青睞"啊~~~呵呵!

北朝鮮女生流行穿高跟鞋和裙子

國高中生的女學生穿校服時

鞋子就是穿高跟鞋了

此外

夏日的平壤陽光很熾熱

女性刺繡亮晶晶的陽傘把把撐起

甚至連搭在公車電車都會撐在窗邊

很難想像吧

難怪人家說"南男北女"

南韓多帥哥

北韓自然美女多

美姿美儀從小就耳濡目染

又注意防晒

就算不是天仙下凡

但稱讚絕非空穴來風

平壤市區

而下班的平壤市

因為娛樂場所不多

一般人都是成群搭車直接回家

平壤市區下班時間

他們又不像我們低頭族

加上服裝分類很容易區分

學生制服可分出小學生、中學生、高中生

上班族女性穿著就是套裝

男生大致襯衫

因此當成群下班人潮走在路上時

服裝類似且一群群的人們又專心走路

就被傳為"專業演員"~演給觀光客欣賞 

平壤市區下班時間

平壤市民比農村人民有較多的下班娛樂

他們有保齡球館

平壤保齡球館

更多的年輕人十分上進

下班後自發自學

大同江畔

平壤萬壽台噴泉公園

亦有參加主題學習讀書會或社團的

平壤萬壽台噴泉公園

金日成廣場以西建有"朝鮮人民大學習堂"

是朝鮮國家圖書館

平壤朝鮮人民大學習堂

有點忘了是11歲還是7歲以下孩童不能進入國家圖書館

其他人民可隨意進出閱讀上網查資料

孩童不准進入是因為朝鮮人民大學習堂內部幾乎都是玻璃

怕活動力較強的孩子若不小心撞破玻璃

很容易受傷

孩童都去"科學技術中心"

(請見"2017 勇闖神祕51區朝鮮(北韓) ~ 讓你想不到的教育與福利制度"~)

平壤萬壽台噴泉公園

國家圖書館旁是萬壽台噴泉公圓

1976年竣工

是為紀念金日成而建立的

下班後的公園有讀書會人群

有親子嬉戲

有情侶朋友談天說地

平壤萬壽台噴泉公園

而北朝鮮母親河~大同江畔

亦是人民休閒之處

平壤市區

大同江畔

大同江畔

大同江畔

大同江畔

短短一小段大同江堤岸散步

就見到好幾對情侶

或許沒有鋪天蓋地方便隨手可及的 WiFi 吃到飽行動網路等

但這兒你見不到約了朋友見面相對而坐卻仍低頭滑手機的機器奴役

而是人與人之間簡單純樸的相視而語

那是台灣的曾經

多久前呢

早已模糊......

 

 

    Angela小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