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8 (Friday)

往北極海前進的第二天清晨

7:15am一行四人駛出 Wiseman寧靜小村

再次置身於一片廣袤之中

Wiseman

Atigun Pass

阿拉斯加大油管時而高架

時而埋入地表

從南端 Valdez 一路向北

每每見到這些類似的建設

總是讚嘆先人披荊斬棘 

Atigun Pass

Wiseman 朝北

Atigun Pass是個關口

天氣若不佳

聽說行駛起來

連經常往返那兒的司機們

依舊戰戰兢兢

但天氣晴朗

又是一片驚豔

想到王維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Atigun Pass

雖然這兒非山窮水盡之處

Atigun Pass 的確是山重水複疑無路啊~

聽說在我們抵達時的前兩天

Atigun Pass 才發生土石流而已 

Atigun Pass

柳暗花明

Atigun Pass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很珍惜每一年可以出國的機會

深深呼吸自然的空氣

期望自己能拋卻那即將窒息的生活

重新擁有大地遼闊開朗的心靈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有時

一片荒蕪也是一種美

回首來時路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大家注意到地上的路況更糟了嗎?

柏油路完全消失

大小碎石遍地

難怪車上都要有一兩個備胎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Joseph 在車外撿到老鷹的羽毛

從羽毛來看

這隻鷹應該是健康的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Oh oh~~

地上坑洞更多了

Joseph 說不是政府不管不修

而是每次修

一經冰雪覆蓋又融冰

柏油全毀了

只好定時推推整理石子路

但遇到雨季

石子路也會經不住雪水與水的沖刷

坑洞遍布

外來客若不清楚狀況

就可能因為這坑洞衝進旁邊看似像一大片草原的沼澤

而冬天結冰路滑

有時一陣瞬間狂風

車就被吹到邊上

Dalton Highway 地獄的入口

絕非浪得虛名

愛旅行的朋友也不要存著僥倖的心

小看這路況而租車自駕了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接近北美大陸邊緣

天氣又變了 

on the way to Deadhorse

14:00

接近七小時的車程

我們從 Wiseman 到達要入北極海油田 Prudhoe Bay (普羅灣)的審查關口小鎮Deadhorse 

應該是這兒最北的鎮了吧?!

Deadhorse

Deadhorse

這兒全部是貨櫃屋

住這兒的都是工作因素

一般居民不會住在這物資如此缺乏又寒冷之處

地名 Deadhorse 死馬

連強健的馬匹在這兒都活不下去

人類怎能長住啊?!

 

 

Deadhorse

一路風塵僕僕

外頭地上幾乎都是泥濘

因此進入位於死馬要往北極海油田的報到處貨櫃屋(Deadhorse Camp)

要先套上像手術帽的腳套

Deadhorse

這兒的物資都靠 24 小時不斷穿梭在 Dalton Highway 的大卡車運來的

Deadhorse

感覺來到美國祕密機地

生怕一個誤闖

就被逮捕

Deadhorse

在一片字母中

這時當然要寫中國字囉~

絕對和人不一樣 

Deadhorse

Deadhorse

在貨櫃屋探險好一陣子後

終於聽到集合呼喚

原來要進入北極海管制區

必須事先申請

當地旅行社司機等也不能進入

把我們送到 Deadhorse 之後

就由專門的單位接手負責引入

Deadhorse

專車進 Arctic Ocean/ Prudhoe Bay 之前

要核對護照身分

油田區( Oil Spill Well) 也算國家機密基地區

閒雜人等不可進入

Deadhorse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飄著細雨的外頭

大小沼澤一個接一個

連接駁車內大小蚊子也不缺

不知是歐美人士皮厚? 還是真的不怕蚊子

就我們三個東方女子驅蚊躲蚊

忙得不可開交

不過還好這兒氣溫低

帽子長衣長褲

包得像粽子一般

蚊子也比較不會鑽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Valdez穿山越嶺到北極海普羅灣 Prudhoe Bay

全長800英哩的阿拉斯加大油管

2014 這趟旅程

我都到了~

見證這項偉大的工程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on the way to Prudhoe Bay

北極海

我到了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北極油廠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由此可見東方人和西方人的不一樣

同樣是興奮至極

但西方人會更瘋狂在低溫中寬衣解帶

噗通投入北極海的懷抱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而我們東方組呢

Prudhoe Bay

很孬的"昂首闊步"

雖然是我們的一小步

進攻北極

卻是很多人的一大步

毛巾什麼都沒帶的我們

只能與浪花玩著你追我跑的幼稚遊戲囉

Prudhoe Bay

外國小弟弟抓到北極蠍獻寶中~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Prudhoe Bay

北極海南極大陸

這一片汪洋

就是地球的頂端

 

Prudhoe Bay

Bye bye, Arctic Ocean !

大地回以我們放晴的天空

on the way back to Deadhorse

15:30搭上專車進入北極海油井區

17:40再次回到 Deadhorse Camp

不長的時間

卻是一生難忘的經歷

重新搭上 JosephUV

一出 Deadhorse 貨櫃屋區

遠處的 musk ox (麝牛)整排映入眼簾

雖無法駛近

但也是阿拉斯加送給我們即將離開死馬這極高緯區的一大禮物吧 

on the way back to Deadhorse

歸程處在興奮之中

路況在超級大卡車與風雨摧殘下

同一天回程路面就更糟了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然而風雨生信心

處於 High 咖狀態的我

回程六七小時倏忽即逝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再次經過 Atigun Pass 關口時

雲霧繚繞

還下起雪來

讓我更興奮啦~

Atigun Pass

Atigun Pass

Atigun Pass

Atigun Pass

峰迴路轉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on the way back to Wiseman Moose

Moose

Moose

Arctic Getaway Cabins

Moose 迎接著我們

午夜 12:20 Wiseman 祥和的永晝

我的初體驗~

 

 

    Angela小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